罗马尼亚

80年代ldquo蜜月期rdquo


郑华国 http://m.39.net/pf/a_4305597.html

年元旦,中美建交;进入80年代,中国与众多西方国家建立起广泛的外交、经贸联系,中国利用这段“蜜月期”,引进了许多武器装备。这些装备有的至今仍在部队服役,发挥着重要作用;有的很低调,曝光率不高,但影响深远。小编将通过几篇文章,对80年代“蜜月期”中国引进的西方武器装备予以系统介绍,以飨读者。

苏-34投掷俄制反跑道炸弹,该弹与本文主角原理相同

将敌机封堵在地面

二战时,美国并没有独立的空军,空军前身是陆军航空队。“美国现代空军之父”亨利·哈里·阿诺德在年时只是负责航空兵事务的陆军副参谋长(兼陆军航空兵司令),少将军衔,次年才升任中将。经过战火洗礼,空中力量展现出非凡的战斗力,为顺应形势变化与战场需要,年3月,美国陆军再次改组,陆军航空队已经与地面部队、后勤部队并列为陆军三大组成部分。年9月18日,美国空军成立;年5月,阿诺德被授予空军五星上将;美国空军发展的历史堪称“有为才有位”的典范。

作为“巴巴罗萨”计划的重要内容,苏联空军在开始伊始就被封堵在地面

对于空中力量的崛起,德国和日本均有清醒地认识:一方面,大力发展航空兵(空+海航);另一方面,将敌方机场、战机作为重点攻击对象,力争将敌机扼杀在地面。年6月22日,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德国伙同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从三个方向“闪击”苏联。作为“巴巴罗萨”计划的重要内容,开战第一天,德军“斯图卡”式轰炸机就袭击了苏联西部特别军区的66处机场。德军还大量使用SD-2型集束炸弹,这种2公斤重的子弹药被称为“恶魔之卵”,有小翼用于稳定,触地或离地数米近炸,爆炸后撒布50个大碎片与个小碎片,杀伤半径12米,每架“斯图卡”可携带枚,对集中、成排停放的战机危害极大。

机身下挂载的SD-2“恶魔之卵”

开战第一天,德国空军共摧毁苏联飞机架,其中架被摧毁在地面,见此场景,军区空军司令科佩茨中将畏罪自杀。约6个月后,这种画面在珍珠港再次上演,除了港内舰艇,日机还摧毁了多架飞机,美军损失惨重。将敌机扼杀在地面,有两种途径:摧毁战机或摧毁跑道。二战期间,战机较轻,土质野战机场即可起飞,毁坏跑道效果有限,摧毁战机更为直接。即使B-29这种4发重型轰炸机也无需高等级的混凝土或沥青跑道。抗战期间,中国西南的几十万老百姓,靠石碾、石锤、鹅卵石、泥浆等工具和原材料就为B-29修建了数个基地,为盟军对日战略轰炸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修建机场的劳工与B-29重型轰炸机

二战后期,以德国Me-为代表的喷气式战斗机加入战斗,对跑道的要求逐渐高了起来。Me-起降速度比德国其他任何一种战机都高,前三点式起落架强度不足,稍有差池就会跪地,德军共损失近架Me-,在空战中被击落的只有三分之一(60-70架)。也许是卫国战争的教训过于刻骨铭心,苏联不少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输机都具备野战机场(土、草地)起降的能力。西方战机则比较娇贵,F-16碾过碎石堆或粗糙地面时,都需要为机轮安装临时履带(不能用于起飞),帮助战斗机在废墟瓦砾中调动,更别说满油、满弹重载起飞时。

苏联不少战机都具备野战机场起降的能力,除苏-25,还包括米格-29、伊尔-62和76、图-16等

炸毁跑道成为封堵敌机的主要手段

冷战中,两大阵营都为战机修筑了大量地下工事,再想像二战时,将飞机消灭在机场可不容易。比起可随意机动的战机,机场固定且明显,反而成了活靶子。但为应对喷气式战斗机或大型轰炸机、运输机的起降需求,现代机场很少再用二战时的压实土地、草地或钢板道面(朝鲜战争时,空军前线机场曾采用钢道面,给米格-15起降造成影响)。即便是前线机场,也有比较坚固的沥青或混凝土跑道。

巴基斯坦空军F-86战斗机,机翼下即马斯顿垫铺设的野战机场,此种穿孔钢板应对F-86已显力不从心

跑道一般分为3层:最下层是坚土层,为提高强度,有的跑道还在基层铺设了钢网;中间层为40-60厘米厚的压实碎石或掺石混凝土;表层为20-60厘米厚的高强度混凝土,混凝土层的强度已达到普通永备工事的标准。若采用沥青,效果更好,当然造价也更高。常规炸弹的侵彻力来源于接触时的速度,投弹高度越高着靶速度就越大,但偏差也越大。

美版“迪朗达尔”BLU-

如果采用精度较高的低空投弹,必须采用降落伞或尾翼减速,否则攻角太小,炸弹对跑道的破坏深度很小(这也是为什么钻地弹命中目标时都喜欢采用近乎垂直的角度)。低空投弹,着靶速度本来就小,再加上减速过程,普通炸弹侵彻力受到影响。有资料显示,千克级普通炸弹基本无法穿透高等级跑道表层混凝土,千克级普通炸弹也仅能给表层混凝土造成破坏,弹坑不足以破坏跑道的垂直结构,给敌人快速修补弹坑留下可能。为解决这些问题,专用反跑道炸弹应运而生。

机场一般都有专业的工兵队伍,战时负责抢修跑道

反跑道炸弹有何不同?

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六日战争)中,以色列出动了几乎全部空军,对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一切机场进行了闪电式的袭击。以空军先是使用反跑道炸弹,将阿拉伯联军机场跑道摧毁,将大量战机封锁在机场,“关门打狗”。最终以26架战机的代价,摧毁了阿拉伯联军多架战机。以空军使用的反跑道炸弹就是与法国玛特拉公司联合研制的“混凝土破坏者”。这种炸弹由马特拉型炸弹改进而来,简单来讲,就是给减速炸弹加装了火箭发动机,当炸弹减速并完成姿态调整后,火箭发动机点火,炸弹以较大攻角命中跑道并钻入跑道内部后,延时引信才会引爆炸弹,在表层和底层间形成很大的空腔效应,产生直径5米的弹坑,破坏约平米的跑道。

英军21枚炸弹只有末端1枚命中跑道,轰炸机航道与机场跑道相交

轰炸时,战机从跑道一头切入,沿着跑道飞行最为容易(如同起飞、降落)。但守方也不是傻子,为掩护起降的飞机,飞机航道上布置了大量小口径高炮和与防空导弹,跑道两端恰恰就是防空火力最强的方向。所以实战中,袭击对方跑道的战机往往采用斜切航线,对于“混凝土破坏者”这类公斤级的航弹,战斗机一般也就携带2-4枚(F-15等炸弹开车忽略不计),想在低空高速突防过程中将炸弹投入跑道与航线交叉也就百米的区域内,绝非易事!马岛战争中,2架“火神”轰炸机不远万里(单程公里外)从亚松森机场起飞轰炸斯坦利港机场,1架“火神”因故障退出,仅剩的1架“火神”历经4次空中加油后,向机场投掷了21枚磅炸弹,结果只有1枚命中跑道。

较轻的重量、较细的弹体,即便是中型战斗机,也能使用复合挂架挂载更多,图为印度幻影-0战斗机

考虑到“混凝土破坏者”的缺点,70年代,法国玛特拉公司研制了新款反跑道炸弹,这就是本文主角---“迪朗达尔”(Durandal)。“迪朗达尔”的重量降到千克左右,比“混凝土破坏者”少了一半,;它采用适合多联挂载的细长弹体和小展结构,战斗机使用复合挂架,单个重载挂架即可挂载4-6枚。在火箭作用下,炸弹着地前可被加速到秒/米,在跑道上炸出一个直径5米、深2米的弹坑,弹坑边缘破碎突起层厚约0.5米,破坏面积约平米。虽然威力比“混凝土破坏者”略小,但给敌人造成的麻烦并不小,因为对于熟练的跑道修复者,修复直径3米的弹坑并不比直径1米的弹坑耗时更多。

西德空军和洛克希德开发的“零长度发射”(ZELL)系统,直接使用机身下方的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就能升空

“蜜月期”引进法国“王牌”武器

正是因为专用反跑道武器的出现,两大阵营在研发战机超短距起飞技术后,又把目光投向垂直起降战斗机。英国是垂直起降战机的拥趸,曾长期装备“鹞”式战机,还为它放弃了固定翼舰载机,订购的F-35也全部是垂直起降型(F-35B)。上个世纪80年代,英国极力向中国推销“鹞”式战机,在苏联陈兵百万的背景下,中国非常赞赏“鹞”式不依赖跑道起降的能力,马岛战争的表现也为其加分不少。无奈囊中羞射,这笔交易最终未能达成,但中国借机引进了“鹞”式最主要的反坦克武器---BL型集束炸弹(子母弹)。

隐蔽在森林中的鹞式战斗机,随时起飞迎敌

既然希望未雨绸缪,引进不依赖跑道的垂直起降战斗机,那么对战机依赖跑道的软肋一定认识的非常清楚。引进专业的反跑道炸弹装备现有战机(如强-5),对于削弱敌人前线航空兵的战斗力大有帮助。中国瞄上的是正是法国“迪朗达尔”(Durandal)!它年投产后,产量巨大,仅美国就订购了1.6万枚,在美军的编号为BLU-。用今天的话来讲,这款炸弹在80年代属于“国际一线品牌”、“驰名商标”、“畅销海内外”。

巴西AV-BP-反跑道炸弹

年的海湾战争,“迪朗达尔”迎来首秀,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使用“迪朗达尔”对伊机场进行封锁,伊军所有机场都遭到不同程度破坏,绝大部分无法使用,这也充分展现了“迪朗达尔”的威力。“迪朗达尔”也成为各国竞相仿制的对象,如巴西AV-BP-反跑道炸弹。90年代,中国也对“迪朗达尔”进行了仿制,并在年定型,这就是-4型炸弹,即公斤级,弹体上印有“公斤低阻低空航空半穿甲弹”。北方工业公司还将此炸弹用于外贸,型号为TypeA。下篇,我们将为您继续介绍:世界上还有哪些反跑道炸弹,反跑道炸弹有哪些新的发展?未完待续……(作者:军研吴小胖;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系定删,谢谢!)

军事杂志插图:公斤低阻低空航空半穿甲弹(摄影:潘黎)

巴强五装备的反跑道炸弹,不知是否为MADEINCHINA?巴自产“迪朗达尔”型号为Hafr反跑道炸弹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luomioucar.com/ddqh/7707.html


当前时间: